您好,欢迎来到水泥大数据研究院  [登录] [免费注册]
0571-85871519
中国水泥网 > 水泥大数据研究院 > 国际市场 > 正文

[编译] 土耳其与中亚:地区格局与水泥行业

2020-10-10 国际市场 来源:水泥大数据研究院 金圣悦编译

核心提示:今年土耳其GDP将收缩超过3.90%,2021年GDP则将有望增长接近5%。

像其他国家一样,土耳其同样遭受到了新冠肺炎的严重打击。在3月份新冠肺炎蔓延之前,土耳其的经济状况一直很糟糕,经济上的衰退是不可避免的。虽然埃尔多安总理一直在努力应对里拉贬值的后果,但重大工程项目仍可能面对破坏和拖延。

近年来,土耳其持续深化其与中亚地区的利益关系。特别是今年,中亚地区各国的前景恶化,增长受阻。正如其与邻国的关系一样,土耳其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逐渐改变。

今年早些时候,商业媒体曾警告说,土耳其将陷入严重的衰退中。正如一位评论员所言:“土耳其的经济就像一座即将崩溃的大坝”。他提醒说,里拉兑美元汇率在过去三年里已经贬值了90%,国际储备同样由于无效的货币防御而耗尽。

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的Dan Arbell表示,即使在3月新冠肺炎爆发以前,土耳其的经济就已然处于高负债、外汇储备减少和失业率上升的脆弱状态。他提出了三个土耳其领导层最为关心的问题:持续下降的里拉兑美元汇率、持续增长的失业率与持续降低的外汇储备。

6月,Aykan Erdemir与John A Lechner为foreignpolicy.com(FP)撰写的稿件中写道,埃尔多安总理不太可能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签订任何的救助协议。他们写道,看来总理把大部分希望都寄托在与卡塔尔的里拉-雷亚尔掉期上。这是一项临时的安排,它可以将土耳其中央银行的货币储备从50亿美元提升到150亿美元。2016年政变失败后,埃尔多安得到了卡塔尔统治者的支持,这笔交易为该结盟提供了更多保障。据彭博社报道,一年后,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一些国家对卡塔尔进行了经济抵制,土耳其则对卡塔尔表示支持,以此作为回报。

由于疫情的限制,出口和旅游业受到了重大打击。分析师表示,今年土耳其GDP将收缩超过3.90%,2021年GDP则将有望增长接近5%。

另一种形式的财政援助来自于从欧洲获得的对微型、小型、中型企业的经济支持。今年前5个月,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向土耳其经济内注入了8.7亿欧元的资金。其中很大一部分资金供给向银行系统,以增加向中小企业的贷款,尤其是女性企业家的贷款。摩根大通成为了第一家通过慈善共同融资支持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运作的私人组织。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绿色融资通道通信分析师Maria Rozanova表示,自2009年以来,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已经在土耳其经济体内的各个部分投资了约124亿美元,投资几乎全部落在了私营部分。

大型工程最新情况

土耳其大型项目中,排名第一的是伊斯坦布尔第三机场。今年6月,埃尔多安总理为机场的第三条跑道揭幕。该机场是目前欧洲第二个拥有三条独立跑道的机场。到2028年整个项目完成时,机场将拥有6条跑道,每年的总载客量将达到2亿人次。

当地媒体报道已然证实,政府将继续进行争议良多的伊斯坦布尔运河项目,尽管该项目在成本和对环境的影响层面皆引起了群众广泛的愤怒。运河将连接伊斯坦布尔北部的黑海和南部的马摩拉海。据估计,该工程将耗资116亿美元。3月26日,5家公司为历史悠久的Odabasi and Dursunkoy大桥竞标。在疫情危机中,该招标的时机遭到了广泛的批评。

今年年初,阿纳多卢通讯社报道,土耳其交通隔阂基础设施部长卡西特·图尔汗表示,伊斯坦布尔大隧道将以建设-经营-移交(BOT)模式为基础。预计该合同的招标将于今年发出。该大型项目将与Yenikapi-Sefaköy地铁线整合。这条全长6.5公里的三层隧道将包括一条四车道高速公路和一条双轨地铁线路。每年将有650万人在伊斯坦布尔的欧洲和亚洲两端旅行。新的隧道将连接2016年开通的欧亚大陆隧道和2013年开通的马摩拉海通勤铁路,这两者都在博斯普鲁斯海峡之下。

所有这些项目都将取决于新冠肺炎对建筑业的影响程度。经济较为脆弱,可能会出现一些乱象。今年4月,随着疫情的蔓延,GlobalData的经济学家Moustafa Ali评论道,“里拉的贬值与持续恶化的经济环境,预计将严重削弱建筑业的增长。如果里拉仍然疲软,政府可能会推迟一些基建项目,而这些项目原本预期将拉动建筑业的增长”。

土耳其与中亚

在过去的二十年内,土耳其在中亚地区的角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毕尔肯大学的Seçkin Köstem认为,土耳其和俄罗斯,与上世纪90年代不同,将不再是敌手。两国政府最近克服了2015年土耳其击落一架俄罗斯战斗机引发的危机。当然,俄罗斯与土耳其间的历史纠纷仍然存在,但在当下变得不像过去那么重要。

Köstem注意到,土耳其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欢迎将振兴土耳其的连接项目——中间走廊。这条线路经过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和里海,根据土耳其政府的政法,可以补充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另外有计划将Baku-Tbilisi-Kars与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连接起来。这样做是为了将路途时间缩短至15天,从而快速将中国的物资运送到欧洲。

在《中亚变化的地缘政治》一书中,S. Enders Winbush指出,最近土耳其通过在投资和贸易方面的一系列努力来加强其在中亚的地位。仅在哈萨克斯坦境内,土耳其对能源和通信的投资就达到了70亿美元。土耳其是土库曼斯坦最大的投资国,其在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地位也在不断上升。土耳其资助的大学、中学和文化机构遍布整个中亚地区。

中亚地区

和许多国家一样,中亚正在遭受由新冠疫情和油价暴跌带来的双重危机。目前仍不清楚疫情将持续多久,也不知道能源价格将在哪一水平稳定下来。在撰写本报告时,情况仍不明朗。欧洲复兴开发银行预计,中亚经济体将在今年平均收缩1.2%,并在2021年反弹5.8%。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俄罗斯与欧亚项目研究院Kate Mallinson评论道:“尽管这些GDP数据似乎是可控的,但各种危机是在该地区人口长期面临社会经济困难的时期发生的。”总之,在哈萨克斯坦,虽然政府宣布为民众提供至少134亿美元的补助,但对债务和延期纳税仍有一个有限的宽限期。在土库曼斯坦,由于石油价格暴跌,石油和天然气收入下降,新冠疫情的到来凸显了经济的结构性挑战。土库曼斯坦在2月底关闭了与伊朗的边界。在6月的第一周,随着疫情限制的解除,边境重新开放。由于疫情爆发间的卫生危机,乌兹别克斯坦经济预计将受到严重影响。由于外国直接投资较低,较低的固定投资可能会影响经济进展。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需求疲软对出口市场造成了消极影响。

Kate Mallison预计,对中亚最贫困的两个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来说,未来将是黯淡的。这两个国家的GDP增长中,超过30%来自于汇付。这两个国家面临着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工作的移民人数的大幅减少。早在新冠病毒出现以前,塔吉克斯坦就饱受人民饥饿之苦,尤其是儿童的营养不良。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一位作者提到,在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罕见的社会动荡已经变得明显。甚至有人谈到推迟吉尔吉斯斯坦的选举,可能还有哈萨克斯坦的选举。

“一带一路”与中亚

众所周知,2013年9月中国主席习近平在访问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时宣布了“一带一路”倡议。这是精心计划的一项政策,中亚地区和哈萨克斯坦在其中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的副总法律顾问Rosa Nurgozhayecv在最近一期的《外交家》杂志中写道,“对于中亚地区,‘一带一路’看起来非常有前途,这使得中亚地区国家能够提高连通,扩大区域贸易,并使其陈旧的交通基础设施现代化”。从中国的角度的来看,“一带一路”是提供公共产品,促进全球互联互通,树立负责的利益相关者形象的重要途径。

6月5日,Ahmed Bux Jamali在《亚洲时报》的一篇文章中提醒读者,中国是中亚地区的最大投资国。事实上,在“一带一路”被正式提出之前,在哈萨克斯坦独立的最初二十年内,中国就已经向哈萨克斯坦经济投资了约190亿美元。此外,中国还在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能源部门进行了值得关注的投资。

Jamali写道,“哈萨克斯坦是该地区唯一与中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国家。它不仅是中国宝贵能源和关键资源的供给国,同时也是中国新疆安全发展的重要支持者。”哈萨克斯坦是连接中国与欧洲的重要过境走廊。因此,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来说,无论是作为资源的供应国,尤其是石油和铀的供应,还是作为过境国,哈萨克斯坦的地位都是至关重要的。

记者们一致认为,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行,中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正在迅速扩大,取代俄罗斯成为主要投资国。俄罗斯经济的迟滞限制了其投资能力并且降低了其在中亚地区的政治和经济能力。而另一方面,正如Roza Nurgozhayeva所言,“尽管影响力日趋增强,但中国仍无法与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制度、文化和法律遗产相抗衡。中国所顾虑的是其他国家在哈萨克斯坦和中亚其他国家部署的战略、政治和经济等方面的利益”。

中亚地区:水泥行业最新进展

今年早些时候,乌兹别克斯坦当地媒体曾报道称,Surkhantsementinvest 旗下110万吨水泥生产线于2019年10月开始生产的大部分水泥将用于出口。根据国家统计委员会统计,2019年水泥产量达到968万吨,同比增长15.9%。该国的25条生产线合计拥有年产能1110万吨。其中领先的生产商包括Kyzyllkumcement, Akhanangarantsement和Sherabad水泥。

预期于今年落成的项目包括华新水泥位于吉扎克地区年产150万吨生产线、卡尔希海螺水泥位于卡什卡达里亚州年产120万吨生产线、以及由中国建材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欧洲水泥子公司Akhangaram水泥旗下的年产300万吨生产线。据趋势通讯社报道,Uzbeck JV Pro Euro水泥生产线已然投产。PSP将参与提供设备和技术。今年5月,政府取消了从吉尔吉斯坦进口水泥的限制。

去年年底,国际水泥哈萨克斯坦有限公司完成了其年产120万吨生产线的建设,预计将于今年投产。它将会向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和塔尔迪库尔干地区供应水泥。今年10月,新的中国-哈萨克斯坦日产2500吨生产线将会在克孜勒奥尔达地区的舍利县正式落成。亚太时刊报道称这是中哈55个生产线项目之一。

正如世界水泥在6月所报道的,Steppe水泥提到,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封锁和油价下降,今年的经济大受影响,需求下降使得市场很难被预估。4月,哈萨克斯坦政府关闭了从伊朗到西哈萨克斯坦的进口,以保护在该地区经营的公司的利益。在财务报告中,Steppe水泥提到了安装相关设备的计划,包括:冷却器EP风扇,矿渣干燥器,冷却风扇系统和实验室设备。

来自吉尔吉斯斯坦通讯社的报道中提到,从土耳其进口的水泥数量急剧下降。6月,Kabar的一份新闻简报刊载了一则有趣的报告,其中说到,Osh Oblast州长官Uzarbek Zhylkybaev会见了法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Michaél Roux。虽然讨论多集中在旅游业和Osh Oblast的经济发展潜力,但大使Michaél Roux表示,法国有意在吉尔吉斯斯坦建立一个水泥厂。

今年6月,Turkmenportal报道称,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已授权工业和建设部从7月开始扩建Baherden和Lebap水泥厂。预计工程将于2022年12月竣工。每个水泥厂将拥有年产能100万吨。Beyik-Bina Individual Enterprise获得了建设Baherden工厂的合同,而Turkmen Enjam Economic Society获得了建设Lebap工厂的合同。

结语

土耳其和中亚都面临着诸多挑战与变化。疫情使得周边国家的经济状况都有所恶化。各地的经济复苏都将是缓慢的,与邻国关系的紧张局势则需要通过外交手段来缓解。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整个地区的成功将会彻底地打开新的自东向西的贸易格局,反向亦然。

 

资料来源:当地媒体报道,新闻媒体,亚洲时报,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彭博,经济焦点

数据来源:水泥大数据研究院 金圣悦编译

水泥大数据研究院(yjy.ccement.com)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水泥大数据研究院yjy.ccement.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水泥网www.ccement.com"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水泥大数据研究院"。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

行情中心